歡迎來到吾愛詩經網,為您展示全球歷史知識 男孩起名 / 女孩起名 / 生肖起名 / 百家姓起名 / 生辰八字起名 / 寶寶起名 / 雙胞胎起名 / 嬰兒起名 / 乳名小名 / 免費起名
站點logo
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歷史趣聞 > 民間野史 > 盤點一些很邪性的中國民間故事

盤點一些很邪性的中國民間故事

時間:2019-12-13 10:59:46來源:網絡作者:網絡閱讀:

說到民間故事有的時候小編感覺到了更加的有趣,畢竟要真實很多,很多時候都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,更多的時候也有那種置身其中的感覺,所以這類故事有人愛看啊,最近小編也給大家收集了很多了,有感興趣的網友們可以看看,這些比較邪性的故事吧,看看到底什么情況!

盤點一些很邪性的中國民間故事

1、村里一個年輕的男孩子突然間病逝了,走的時候才二十四歲。男孩病的突然,早上的時候沒有吃飯,在臨近吃午飯的時候突然就倒地暈厥了。送醫院,搶救,經過幾天的救治人始終沒有醒來,最終搶救無效去世了。

這個男孩小時候和我妹是玩伴兒,兩家又是親戚,對我妹也很關愛,所以我妹對他的感情很深,一直是將他視為大哥哥。后面男孩輟學在家務農,早早地娶妻生子。

我妹在外讀書對于男孩去世的事情并不知曉,結果前些天突然間做了一個夢,夢見了那個男孩很瘦很瘦,妹妹不知道怎么了突然間變得有些難過,一把將他抱住問他怎么了?男孩很悲傷地說“我生病了,得了癌癥,已經49天了!我好餓,好想吃東西......"

我妹跟我講述這個夢時還說,我抱著他的時候都能感覺到他的身上的骨頭有些硌得慌。

我妹因為這個悲傷的夢而難過,給家里打電話時說了這個夢,結果沒想到這個人真的去世了。事實上,男生確實已經去世了49天,雖然不是因為癌癥去世,但是走的時候確實是沒有吃飽飯,而且男孩子本身就很瘦,加上后面搶救了幾天就更瘦了......

真實故事,談不上邪乎,只能愿逝者安息!

2、我給大家講個真實的故事。我父親是一四年十一月初三死的,我初五下午五點多才到家。吃完晚飯后五個子女和兩個舅舅守靈堂。因為是老宅,平時就我父母倆人住,所以房間比較少。兩間房讓給客人睡了,只有我父母的房間還有一張床,父親去世時睡的,只不過換了一床被子而已。睹物思人,只有那張床沒人睡。母親兩夜沒合眼了,大舅叫我大姐陪我母親回房睡覺。十一點多鐘大姐回到靈堂,大舅問她:半夜睡不著嗎?姐說:剛睡覺就夢見我爸了,我夢見他坐在椅子上望著我不說話,前面放了三只拖鞋。想著父親已經死了嚇醒了。大舅說:為什么是三只拖鞋呢!一雙兩只,兩雙四只。還有一只哪去了,你爸問你要鞋子呢!哈哈你太想父親了,所以才會做夢。剛說完大舅媽也來到靈堂,大舅和我家相隔百多米。大舅媽說心里堵的慌,睡不著。大舅問舅媽幫我爸燒衣物時有拖鞋嗎?舅媽說有三只,當時太亂拿了一些衣服看見床邊有拖鞋就拿了,只有三只還有一只沒找到。一說完大家都呆了,看著那付棺材,感覺父親會從里面爬出來。冷風吹來,靈堂里的花圈呼呼的響。還是大舅穩重帶大家到父親房間去找拖鞋。每個角落都不放過,二哥在床下找到了那只拖鞋。回到靈堂大舅燒了紙錢,鄭重承諾天一亮就把拖鞋燒了。一直守到天亮,連上廁所都是結伴一起,總感覺暗外有雙眼睛看著。

3、我說的這個事老邪性了,不管你信也好,不信也好,反正這事是實實在在發生的,都是有據可查的。我是根據我82歲老媽口述整理下來的。

盤點一些很邪性的中國民間故事

故事發生在1972年,也就是文化大革命期間,我們村的文革主任姓趙,社員都尊稱他趙主任,那個年代,想要不挨批斗,就得老老實實的,說錯一句話都有可能成為斗爭對象,可見,這位趙主任的權利有多大。這不,村里要蓋學校,蓋學校就得需要木料,這位趙主任可真是奇才,我們村是個偏遠山區,山上什么木料沒有,柞樹,松樹,柏樹漫山遍野,可他卻偏偏選中了我家自留地邊上那棵老松樹。這可不是普通的松樹,樹身高達十多米,樹粗更是驚人,得有五個人合伙才能把這棵樹抱過來,樹齡更不用說,最次得有三百年以上,名副其實的古松。盡管樹蔭遮擋陽光影響我家地里莊稼的收成,可是,樹下不知哪年就有的小廟,讓社員們都把這棵古松當神靈供著。可偏偏這位文革主任不信邪,非得鋸這棵樹蓋學校,主任下令了,那就鋸吧,那個年代,沒有電鋸,只有手鋸,膽小怕事的社員都借故躲開了,只有幾個膽大的社員輪流開始鋸樹。這其中就有親老舅一個。據我老媽回憶,鋸到一半的時候,鋸口竟然淌出了紅色的液體,就像流血一樣,嚇的干活的社員又跑好幾個。可是,在那個斗志昂揚的特殊年代,天不怕地不怕的還是有的,在主任的指揮下,從樹四周往樹中心終于鋸通了,奇怪的是這棵古松竟然怎么推都不倒。最后是我老舅爬上樹杈拴的繩子,十多個人同一方向合力才把樹弄倒。悲哀啊!百年古松就這樣毀于一旦了。

樹毀了,厄運也隨之悄悄降臨了,凡是動過樹的人,都沒好下場,先是姓趙的主任家,一年內相繼死了一兒一女。接著是姓黃的組長家也死了一個兒子。爬樹綁繩子的我老舅也沒躲過去,四歲的大女兒突然間就得病死了。還有一戶姓趙的社員揀點剩余的樹杈回家破木頭用,結果趕牛車翻了,把腿砸壞了。另一戶姓趙的社員他老婆把松針摟回家燒火,結果莫名其妙的癱瘓了。據說,臨村那個用電鋸把樹身鋸成木板的那個人,操作過程中鋸到手了,后果嚴不嚴重就不得而知了。

我是鋸樹那年出生的,48年過去了,我媽講給我聽我信了,我講給我兒子他們那一輩兒聽,他們都不信,可這么邪性的事實實在在是發生了。對了,當年鋸樹的時候,我媽曾經出面阻攔過,雖然沒能制止成功,可那年我家自留地栽的土豆結的卻是出奇的多。

4、我12歲父母離婚,我記得是我上小學六年級的時候,我父母剛離完婚,母親很傷心,陰歷29號,馬上就過年了,我媽帶我去我姥姥家,我大姨 大舅 二舅 老舅都在那吃飯,我媽看人家一堆一塊的心里很傷心。大約是晚上快11點左右,我媽非要回家,我當時弟弟妹妹哥哥都在,我本想在那和大家一起玩,但是擔心我媽在出點什么事,我家是個小縣城,我老家住在一個很深的胡同里面,我沒辦法就和我媽一起走了。但是走到左面是大地,右面是人家的時候,我就聽到很像電視里面演鬼片的聲音,我不說謊,當時比那聲音還要恐怖100倍,我在做面走中間是我推的自行車,我媽在車子的右面走,我聽到聲音后,往我的左前方抬頭一看,看到一個很瘦很瘦幾乎就是骨頭和皮的兩條腿,我只看到他的腰的位置。當時理解了,為什么人害怕不知道跑,我剛邁出腿,我的后腿就軟了,當時還好推著自行車,自己沒有倒下,當時也沒敢問我媽聽到沒有,孤兒寡母的怕她害怕,就在這個時候有兩個騎自行車的男的騎車過來,一下就什么都沒有了,聲音也沒了。我和我媽說咱們快點走吧。大約走了十分鐘左右到大道上面又路燈了,我騎車帶我媽,我問她聽到什么沒有,我媽說什么都沒聽到,也沒看到。當天晚上我嚇得和我媽一起住的,第二天白天,我才告訴他的,我大舅媽信佛。后來我大舅媽給我用桃木做個劍,我帶脖子上了,那那條路我一直都不敢走了。感覺桃木劍沒什么作用,以后也沒夢到過什么,當時的感覺我形容不出來,反正把自己嚇的腿軟了。

盤點一些很邪性的中國民間故事

5、不是故事,是我親身經歷的一件事。

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,一天放學后路過鄰居劉叔叔家。遠遠的我看見劉叔叔的老婆徐媽媽站在大門外的臺階上。我喊了一聲:徐媽媽。她沒理我。

我很奇怪,以往徐媽媽看見我們幾個小孩,老遠就笑瞇瞇的。待走進了一些,我又喊了一聲徐媽媽,還是沒理。走的更近了,我仔細看她,低著頭 雙手插在褲兜里,在臺階上來回走。因為臺階比較高,我就沒有跑上去,帶著疑慮回家了。

吃過飯我和隔壁的小姐姐一起去劉叔叔家玩,看到徐媽媽躺在被窩里。我就說:“徐媽媽,今天放學后我叫你,你怎么不答應啊?”

劉叔叔接話說:“你看錯了吧?你徐媽媽在家坐月子,根本就沒出過門。”

我一聽懵了,農村經常有丟魂喊魂的事,嚇得我不敢再提了。而且老人們經常說,遇到別人魂是不能追趕的,一追趕,丟魂的人就得喪命。也不能拍ta的肩,拍了ta就會大病一場。

幸好我當時懶,沒有跑上去拽著“徐媽媽”問個明白,要不然后果真的不敢想象。

6、相傳早年間,在一個村莊的山上住著兩條蛇,一條白的,一條紅的,白的是公的,紅的是母的。村里年老的村長說,它們是修煉成精的靈蛇,大家千萬不要去驚動它們,否則將會大難臨頭。

后來有一天晚上,村里有個人去外村吃喜宴喝醉了酒,回家過山路的時候,不小心踩到了一團軟乎乎的東西,迷離中,他發現這團東西竟自行舒展開來,仿如一條繩子,還會從地上立起,且偶有一絲絲紅色閃現。這個人因為喝多了,有點發酒瘋,脾氣暴躁,他以為繩子和他過不去,于是四下里找了根稱手的枯樹干,拼命地追打它。這樣,來來回回,經過幾番折騰,最后,他終于將繩子打回地上不再舉起,此時他嘴里還罵了句:“這下站不起來了吧,竟敢挑釁我!”末了,他還不解氣,又找了塊大石頭重重地砸在繩子身上,然后才揚長而去。

次日,上山的樵夫看到那條傳說中的白蛇被活活地壓死在一塊大石頭下,周身遍體鱗傷,慘不忍睹。他們趕緊搬起石頭,移出了白蛇,然后派人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村長。村長聽后,急忙命人為白蛇洗凈身體,并將其安葬,之后又請了個道士做了一場法事,希望不要引起什么災禍。

沒過多久,那個醉酒打死白蛇的人在家里離奇地死亡。村長說,這是報應,這是死去的靈蛇前來索命。其實啊,并沒有村長說得那么玄乎,因為那個人死后,在其身上發現有多處濃黑色的地方,想來是白蛇的妻子紅蛇來報仇了。

雖然這只是一個民間傳說,但聽來卻也不免讓人唏噓不已。

7、很短的,但是是真實的。就在19年8月13日下午發生的真事,我不知道是不是一個人臨死之前的一些感覺,反正很邪門,又是七月半的。

今天下午的時候,被朋友叫去河里洗澡,快到河邊的時候,我老婆叫我回去,說要開車回去一趟,我說我要洗澡,你開電動車開換車我就掛了電話,剛好也到河邊了,就看了一下河里,腦袋里就突然冒出一個想法: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看這個地方了。后面還真到處瞧了瞧。當時沒在意,然后就到河邊坐著等朋友過來,等了大概五分鐘左右,朋友過來了,我那個朋友第一個跳河里洗,我和另外一個朋友在聊天,準備洗的時候,我老婆又打來電話,叫我馬上回去,我喲不過,就跟朋友說等下在來。后來就跟著老婆回娘家了,也沒發生什么事情。但是晚上想想,就覺得我老婆是我的達人。如果不是我老婆恰到好處的時候打電話過來,我也許就是一個尸體了,想在想起來就怕怕的。

盤點一些很邪性的中國民間故事

8、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,是我親身經歷的,希望友友們喜歡。

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,它一直好奇地盤踞在我的記憶里,每當看到有關神鬼妖怪之字眼時,就會想起來。

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,當時我十來歲,那時農村還是集體制,生產隊。農歷八月,正是黃蔴收獲季節,生產隊里種了很多的黃蔴,一到成熟季節,隊長就按人口將蔴地分配到各家各戶。我家那時五口人,三弟還活著。每次”打蔴”爸都是主力軍,媽媽只負責把蔴從土里拔出來,這也是力氣活。

記得那天,我家在房子東邊過去的姚莊廠棚那分到一塊蔴地,有八九長行,一行有二十多米長,一行也只一棵至兩三棵,但對于我家已經是夠多了。

那天下午,我放學回來后,發現家門鎖著,書包沒地方放,便只好去地里拿鑰匙。到地里要經過我家旁邊的一個小方塘,并且是繞著塘埂走。

那塘水幽深,尤其是靠我家對面的那叢竹林處,水最深,白天都黑幽幽的,我就要從竹林邊的小道上經過。而且竹林小徑旁邊就是個小水溝,是為灌溉水田用的,那時農村水田旁有很多這樣的小水溝,蜿蜒細長,有的地方寬,有的地方窄,寬的地方有一米多,里面還擺放著幾塊大青石,大姑娘小媳婦們在上面洗衣服,也洗胳膊洗臉,三弟有時也在里面光著屁股洗澡。窄的地方不過尺許。可這條小溝在一年的夏天淹死過人,這個就不說了。我要漟過兩條這樣的小水溝,才能到爸爸打蔴的地上,當時我們把這樣的小水溝稱作小堰溝。

我那時不知道害怕,剛放學,天還亮著呢。我很輕快地過了塘埂,又穿過稻埂,又過了小堰溝……

到了地里,媽媽陪著我回家了。等我放下書包后,又讓我挎上竹籃子隨她去地里。我尾隨著媽媽又回到蔴地。媽媽叫我把地上的蔴葉子裝到籃子里,等我裝滿了,告訴我,送去家,倒到大門口,再回來裝第二籃子。哦,忘了說,蔴葉子裝回家喂豬呢,那時家養的豬是真正的土豬哦。

我按媽媽的吩咐,裝滿了,挎著往回走。這時天已微暗,田埂旁不知名的蟲子開始了鳴唱,稻田里不知是蟲還是鳥亦或是老鼠或是別的動物,滋滋吱吱,吱吱滋滋的響個不停。

走過田埂,拐上了塘埂,塘里好像有條魚跳出了水面,又“嘩”地撲入水里。

”這是什么魚?麻個(明天,方言)讓大大把它釣上來。”當時我確實這樣想的,因為我喜歡吃魚,而爸是釣魚捕魚能手。

我平安無事地回到家,把蔴葉倒在了門口,又原路返回蔴地。

我出了門口,踏上塘埂,這時天已經要黑了,比回來時暗多了,只看清路埂是白色的,兩邊都看不清楚了。我走過塘埂,拐上田埂,順著白色的田埂向前走,耳邊還傳來陣陣的說話聲,爸爸在蔴地里正大聲地與人說話呢,還有村里別人互相的說話聲。我走著,一會望望腳下,還是白色的田埂,一會抬頭望望前面,爸爸就在幾十米外的地里,爸爸嘴里的煙火一會兒很亮,一會兒估計拿手上了,又暗了點。爸爸煙癮很大,干什么事情都抽煙。

我走著走著,總感覺不對勁。”怎么這么長時間,這個田埂都走不完呢?”當時我在心里嘰咕,覺得不對勁。但我沒停,還是朝前走。

走著,田埂還是沒走完。我開始著急,一著急,眼前的白色田埂模糊了。我使勁揉眼睛,這時,從蔴地里傳來媽媽的聲音。

”大艾子怎么到現在還沒回來,來回兩趟也到了呀。”

我聽得真真切切,想答應一聲”我來了”,可不知怎么發不出聲音了。

這下子,我緊張了,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,但肯定是不好的事情。

這時,天已經全黑了,我眼睛所望到的除了爸爸的煙火四周也全是黑。我蹲下來,雙手在周圍一摸,全是稻子,我在稻田里。我蹲著向前走幾步,摸摸還是稻子,向左蹲著走一段,摸摸還是稻子,摸來摸去,走來走去,還是在稻田里,我站起來走,想喊,可發不出聲音。

不管它了,反正田只有那么大,會走上埂的。我便站起來,又走。走好一會了,蹲下來,一摸,還是在稻田里!

”炳成(爸爸的名子),我們回去吧,大艾子到現在還沒來。”

媽媽擔心的聲音又傳過來了,在我又蹲又摸那會兒,媽媽已經查問了好幾遍了,但爸爸忙著打蔴,只聽他說了兩句“上毛缸(廁所)去了吧”。

”這東西貪玩,又怕跑哪去看孫猴子了(小連環畫書)”。

……

”好,我們回去。”這次聽到爸很堅決的聲音。

接著就聽到爸爸與人打招呼的聲音,接著又聽到有腳步聲朝我這邊走來。本來不是很著急,這下子突然焦急起來,我直起身想喊”爸爸””媽媽”,可怎么也發不出聲音,也不是嘴張不開,口能開合,可就是聲音發不出去。

”炳成,稻田里有什么東西?”媽媽的聲音又傳了過來。

接著腳步聲沒有了,都停了下來。

”哪個在那里?”爸爸大聲質問著。

我聽了,急得要哭!可我發不出聲音……但我可以弄出聲音,于是我就打稻子。

”是大艾子吧!”媽媽的這一聲喊,如同驚雷!

”嗯!”我突然就能發聲了。

我的”嗯”剛出口,就被一個大手拽住了,爸爸拽著我,又好像是用胳膊夾著我……我恍恍惚惚地腳不沾地被帶回了家。

到家后,媽媽點亮了煤油燈,爸爸把我放到小椅上,我癱在上面,怔怔地望著那一跳一閃、一閃一跳的小燈芯發呆……

……

這事過后,爸媽后怕,說要是被引到塘里去了……

……

這事過去了幾十年了,每次想起我就百思不解,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還有發生在我身邊的其它的不可思議的事情?

但我知道一點,無論什么時候,作為人一定要本性善良,一定要懂得感恩,一定要珍惜擁有,一定要心懷慈悲。

俗話說,好心有好報,又云,積德行善,福澤子孫。

親愛的友友們,我說的對嗎?還有你們有誰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呢?歡迎你留言。

祝安好!

盤點一些很邪性的中國民間故事

9、我說的不是民間傳說,而是真人真事。以前有位鄰居的老公開摩托車拉客的。一天晚上,他在一個廠區門口拉的一個女員工。這個女員工的村子是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。拉到半路的時候,這個女孩子就要下車。他轉頭跟她拿車錢的時候,這個女人卻不見了。這個男人回家有跟他老婆說了這件離奇的事情。過了不久。這位鄰居的孩子是個男的,去撿廢品的時候被一輛后退的東風車給壓死了。

10、這是我自己遇到的有生以來最邪性的事。去年9月初的一個晚上,我躺在床上要睡著了,忽然感覺頭痛,耳朵里轟轟的響,伴隨著耳鳴聲,就在我將醒未醒之時,我看到一個老太婆的臉,瞬時化著一縷黑煙不見了。從此以后,我在家里頭暈耳鳴,站在門口,好像有一股無形的東西往外推,坐在椅子上,也是前后晃動。躺著的時候,人就像一只不系之舟晃動,白天晚上都無法入睡,實在太困了,剛要睡著,一個抖動就睡不著覺了。地板像過電似的從腳往上一波一波的麻麻的,總是感覺有東西在腹部,腦部轉圈,我不明所以,我疲憊不堪。我只有到外面去住,換了環境,我就能睡好了。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現在,還沒找到問題。也曾上網問過別人,有人說是被人用次聲波發生器害了,但我無法找到檢測的單位和方法。現在給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危害:一是我們全家都在外面租房住,居無定所。二是危害我的身體健康,落下了后遺癥:頭暈耳鳴,大腦神經受損,心悸,無緣無故的抖動,睡不好覺,精神恍惚萎靡不振。萬能的網友,有誰知道我這個是屬于神管還是科學或者是法律管?

標簽:野史民間故事趣聞 上一篇:古代大戶夫妻晚上睡覺,為何丫鬟還要守在一旁? 下一篇:歷史十大妖姬都活了多久?揭秘歷史十大妖姬分別是誰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

相關推薦相關推薦

搶占沙發搶占沙發

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,并不表明吾愛詩經網立場。

網友評論

猜你喜歡猜你喜歡

業界動態 / 本周熱文 / 你言我語

最近更新

免費起名

最新排行

看劇學史更多+

歷史圖庫更多+

回到頂部
腾讯欢乐捕鱼作弊器 捕鱼王3D 极速时时彩 吉林快3是什么机构 北京pk10高手赌法 星空捕鱼下载安装 今天内蒙古快3专家预测 广西11选5技巧 快乐12任7中奖规则 天津11选5走势图分析 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图表